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 > 内幕资料 >

一边反驳对方的质疑


点击:147 作者: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 日期:2020-06-05 09:09:43
“终于到了……”文德尔领主神经质的揉搓着太阳穴,但语调中却带着甩不去的疲惫和紧张,此刻,达兰拉那厚重的城门就在眼前。死亡骑士眼中冰一般的火焰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中徘徊,就连睡觉也成了噩梦的折磨。在从文德尔脱出之后,几天来他一直不停的催马狂奔,当卡姆终于抵达邻城德撒克时,他差点被守卫当成是越狱后抢劫的逃犯。然而,即使累得睁不开眼睛,他却依然没有任何休息的打算。“卡姆大人,我们这里有四千艾拉泽亚的正规军,您完全没必要这么担心啊?”对方茫然的说着。但如同惊弓之鸟的领主只是摆了摆手,就拖着疲惫的身躯,走向了刚准备好的移送方阵。德撒克的防御力量在死亡骑士面前恐怕撑不过半小时,而卡姆领主并不想再有和亡灵面对面的经历。依靠着魔法的力量,他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,就穿越了横亘着那加山脉的广阔平原,来到了位于艾拉泽亚首府外的旅之祠。清晨的阳光将金色均匀地涂抹在达兰拉的群塔之上,使之几乎要和那绯红色的朝霞合而为一。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这五座高大的方尖塔所组成的法阵才会被冠以“绯红”的名称。那威严的群塔不仅仅是王权的象征,更为整个城市覆盖了一层透明无形的帷幕,将城内与城外的魔力流动完全隔绝开。虽然不得不因此在城外设立被称为“旅之祠”的建筑,以便为那些使用移送方阵的法师们接风,但路维丝联盟的六座首都的确都因此而大大加强了防御力——攻城魔法在破坏城墙前就会被阻挡住,而利用移送方阵进行突袭的战术也失去了意义。领主默默地看着眼前彤云四合的景象,那宏伟的高塔终于让他一直提着的心暂时放松了下来。“即使是死亡骑士也不可能攻下这里,何况前面还有炎之城塞挡着~!”领主这样说服自己,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随后他催动坐骑,缓缓地向着阴影掩盖下的城门走去。达兰拉宫殿中宏伟的接见厅,此刻因卡姆·拉萨维斯的急报而挤满了人,文官和武将们分列在大厅的两侧,而尽头那华美的路维丝雕像之下,则是坐在宝座上的国王——温达姆·奥兰德三世。女神带着永恒不变的温柔表情,舒展开宽大的双翼,从正面看上去就象是在庇护国王一般。然而,对于这位的统治者来说,这种形式上的祝福中却隐含着另一种意思——在路维丝联盟中,教权高于王权,正如女神的雕像俯视着王座上的凡人一样。但即使是精明强干的国王们也无法摆脱那羽翼的禁锢,不仅如此,他们甚至根本就没起过那样的念头。毕竟,约束他们的并非世俗的权力,而是无与伦比的伟大力量,那是现世的人们永远也无法超越和理解的存在——女神路维丝。有哪个凡人胆敢反抗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灵呢?三百年来,当联盟尚未建立起时,路维丝的信徒们就在女神的预言和保护下,一次又一次的战胜敌人、扩张疆土、占领资源和水脉。最终他们不仅建立起横跨大陆的伟大教国,同时还让繁荣的局面持续至今。也因此,来自亡灵大军的这次毫无征兆的攻击,令长逸久安的人们嗅到了恐慌的气息——圣都的聆听者并没有给予艾拉泽亚任何预言。此刻,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大厅中央,文德尔领主那憔悴的身影上。压抑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大厅,低语声在众人之间游移着,一切就如同夏季暴雨来临前,那潮湿而沉闷的热流。“众卿,请安静,让我们仔细听听来自最前线的报告。”温达姆·奥兰德,这位艾拉泽亚的最高统治者,终于开了口。虽然已经年过半百,但拖下的长髯和王冠下的头发却仍然象狮鬃一般散发出金色的光芒,而那炯炯有神的双眼更是平添了几份王者的威严。大厅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,起码表面上如此。“卡姆卿,”温达姆的目光转向了众人议论的焦点,试图用疲劳掩饰不安情绪的领主,“把那些入侵者的无耻行径,详细地在这里叙述一遍,不要漏掉任何细节,那对于骑士团长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”卡姆点了点头,开始诉说几天前让他心惊胆战的那场攻防战。收割生命、撒播噩梦和寒冷的死亡骑士,无异于屠杀的单方面进攻,比北风更迅捷的速度,还有那彻骨的寒冷和令人发狂的死灵……尽管在众人面前卡姆刻意压制住自己的恐惧,但颤抖的双手却还是出卖了领主的内心。伴随着时断时续的讲述,躁动与不安正不时地从安静地气氛中冒出头来。“那些可恶的亡灵,居然不在地底安睡,而是试图向路维丝的权威挑战?真是难以置信,丑陋的魔物也想侵占属于神的财富?”卡姆尚未结束他的诉说,温达姆的两道眉毛就拧在了一起,“卡姆,你身为路维丝的信徒、文德尔的领主,为什么如此贪生怕死?”领主的头在那一瞬间低了下去,即使为恐惧所包裹,他的自尊仍被那锋利的话语刺伤了。“我只是希望能早点让首都得到消息,那样军队才能尽快做好战斗的准备,”他低声地为自己辩护,同时避开周围各式各样的目光。下一刻,卡姆想起了罗兰告诉他的话,领主立即打算用这个来转移视线,“我并不是懦夫~!我曾与一名死亡骑士的头领面对面地交涉,但不幸中了他们的诡计,最后不得已才采取弃城的做法~!”“哦?亡灵也会说话吗?”温达姆不由自主的问到,“卡姆卿,告诉我们他都说了些什么。”“那名死亡骑士让我带一个口信给国王陛下……”“是什么?”“他说‘罗兰·斯特莱夫回来了,而且还带来了血祭的问候。’”领主一字不差地背诵。原本镇定自若的国王此刻脸色突然变得煞白,如同被利剑贯穿心口一般,他的身躯很明显的抽搐了一下。下一瞬间,沉重的权杖滑出了温达姆颤抖的手指,贵重金属猛地撞在大理石地面上,碰撞的脆响如同涟漪般激荡了开去,撼动着整个大厅。潜藏在人们心底的躁动在一瞬间被引燃,速度快的让人没有拒绝的时间。“罗兰·斯特莱夫?他和十年前背叛国家的圣骑士不会是同一人吧?”知情的贵族们在下面低声猜测着。“什么背叛国家?为什么连我也不知道?”不知情者则四下打听着,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处之地是王宫的接见大厅。而静立一旁的牧师们和圣骑士,脸色则纷纷沉了下去——没人希望艾拉泽亚教会曾经的耻辱被再度提起,他们一言不发,冷冷地看着乱成一团的大厅。炸雷般的响声突然爆发,混乱嘈杂的局面因此而定格。“够了~!都给我闭嘴~!”回过神来的国王大声吼到,凝滞的死寂笼罩了人们,而站在大厅中央,无意中说出那名字的领主则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恐惧。“仅仅因为一句毫无证明的惑众之辞,你们就会乱成这种样子吗?无论对方以何种身份自称,显然都是路维丝女神的敌人,是堕落的象征~!他们是死亡骑士,违背自然规律而存在的亡灵,我艾拉泽亚是联盟第二大国,有责任和义务将之讨伐~!而且这也是一场卫国战争~!”温达姆的目光闪电般的扫过大厅,最后停在了卡姆的身上,“至于你,在敌人面前表现的如此软弱,不仅抛弃领地的人民独自逃生,而且连蛊惑人心的谣言和真正的情报都分不清楚,根本就没有资格继续当艾拉泽亚的领主,我现在就剥夺你的资格~!来人,把他带到牢房里去~!”语毕,卡姆立刻被两名卫兵拖出了大厅。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多说无益,请骑士团先做好战前准备~!”温达姆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接见厅。而他身后,解冻的疑惧和不安则以更大的力量缠上了人们的心头。“这怎么可能~!他居然还活着~!”温达姆国王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内回荡着,久久无法散去。寻常而朴素的装饰表明了这间房间使用的频率并不高,但守护在四壁的强力法阵却足以证明,此处的重要性绝对不下于宫殿内的圆桌会议厅。这是国王的密室。但有幸进入此地的三人,目前的脸色和心情都很糟糕。温达姆国王在宝座上的威严荡然无存,焦躁和不安在他的脸上表露无疑,而来回走动发出的噪声不仅令自己觉得心烦,而且还影响到了另两人的情绪。其中之一,便是圣都在这里的代言人,管理着整个艾拉泽亚教会的弗莱德克大主教。有着绿色镶边的白袍表明他是一名高阶牧师。“当初我们就该派出军队去追杀他的,否则也不会出现这样棘手的问题了~!”国王就好象小孩子一般推卸着责任,但语调中所含有的不安成分却又远远大于了他对两人的责难。“陛下,只派遣玫瑰骑士团也是无奈的选择,如果当时让国家军队介入的话,也许根本就无法隐瞒到现在。”弗莱德克摇着头反驳。两人之间毫无意义的对话很快便被打断,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。“陛下,主教大人,我想我们现在该讨论的不是过去做错了什么,而是现在该做什么~!如果要反省的话,也请等到战争结束再说,两位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?”那依然保持着冷静的语调属于艾拉泽亚的首相利佛斯,昏暗的灯光下,他的脸上正浮动着闪烁不定的阴影。“消灭他们是个不错的选择,就如同我在王宫中宣布的那样。”国王如此回答着,“我想法王厅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决定,对于我们来说,正好一箭双雕。”“但对方可是死亡骑士~!”主教的表情十分严肃,“如果没有圣光的援助,仅仅用剑去对付的话,必须要取下对方首级或者弄碎心脏才能消灭他们。若是让一般士兵去对付的话,只是徒然增加牺牲者而已, 香港三码中特资枓也许……我们该向圣都求援?”“如果让圣都介入的话, 内部选一肖一码那形势只会更糟糕……”首相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, 精选一肖一码图片“隐藏至今的一切秘密都会被揭穿~!尤瑟尔肯定很希望这种事发生,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他在十年前就开始怀疑我们了……搞不好他还会亲自来查……”“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单独出兵消灭那些死亡骑士了,无论那个人是否真的是罗兰·斯特莱夫,我们也都要谨慎的将一切亡灵消灭。”温达姆在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,随后抬头看着露出无奈表情的两人。“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,目前那加山脉以东地区可以集结三万五千人的兵力,是亡灵数量的十倍以上,而且其中还有一百八十名直隶圣骑士和三百四十名牧师,这样的军队难道还无法赢得战争的胜利?”温达姆直视着主教,带着残忍和冷酷的威严再度回到了他的眼中。“如果是那样的话……”弗莱德克陷入了沉思,“相信应该没问题吧,虽然死亡骑士对物理攻击的抗性很强,但再生仍然是需要时间的,如果让军队拖住对方的行动,再让圣骑士和牧师们用圣光术攻击的话,不会出现什么意外。毕竟,数量上的差距太明显了。”最后一句明白无误的肯定令国王松了口气:“很好,那么利佛斯卿,就劳你去布置了。至于圣都方面,我们可以拖一拖再报告。”“不过这样的方法会为我军带来惨重的伤亡吧?”与其说是反对的语句,不如说是紧张过后的调侃,首相深锁的眉头终于展开了,拨去阴霾的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和微笑。“也许,不过可以让这件事情结束的话,付出那样的代价还是值得的。”温达姆似乎也受到了对方的感染,表情逐渐的放松下来,“这是为了尽全力保护联盟人民而做出的决定,顺带地也可以让那个自称为罗兰的家伙再死一次~!”“终于完成了……”即使是一向抱持着冷漠态度的罗兰,在见到这样的景象之时,也不由的感慨起魔法的力量来。高耸入云的建筑是如此地醒目,简直可以与远方的山脉遥相呼应。就好象无法承载它巨大的重量般,就连坚硬的冻土上也产生了皲裂。混沌的迷雾如同气势雄浑的瀑布,从建筑中央深邃的黑暗中倾泻而出,而逐渐弥漫开的寒冷气息,却又令周围的一切沉淀入死般的寂静。“这就是黑暗之门,可以跨越现世中任意的距离,将两地连接起来的魔法通道,移送术的最高结晶。”理查德如此介绍着,毫不掩饰语气中的骄傲。“仅仅是现世?那为何我却感受到了幽界的气息?”罗兰瞟了对方一眼。“你拥有很敏锐的洞察力,如果再加上好奇心,也许能成为优秀的法师。”巫妖赞许地评价这个疑问,“事实上,两扇黑暗之门间的通道是建立在幽界之中的,尽管那个界同样可以传递物质,但灵魂与物质间的联系却会在这种传递中被割离,换句话说,活的生物无论是进去还是出来都会导致死亡。”“所以虽然是伟大的发明,但对于人类来说利用价值却很小,这就是通道召唤失传的原因对不对?”罗兰接过了对方的话头。“没错,不仅如此,联盟现在的技术也不足以召唤出这样的东西。但是我却可以做到,而且似乎是巧合一般,黑暗之门正是最适合亡灵使用的东西。”理查德的嘴角一如既往的微微上扬了起来,“这玩意会让所有的法师都大吃一惊,光泡在书堆里是愚者才会去做的事,我这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魔法~!”“我只希望这东西能让部队尽快过来,以便展开下一波攻势。”冰冷的火焰不知何时回到了罗兰的眼中。伴随着巫妖念颂咒文的和声,黑暗之门正缓缓地开启它巨大的门扉。死亡骑士们则站在足够远的距离上,默默地注视着那几乎遮蔽了整个视线的巨大建筑。力量正凝聚着向顶点攀登,涟漪般的波动顺着空气的纹路向外辐射,即使是对魔法一无所知的生物也可以轻易的感受到。最终,白色的瀑布的流动逐渐缓慢了下来,然后停止了一会,最后突然反向朝中心点急速收缩。当所有的魔力都凝聚在一点上时,连接现世与幽界的通道终于被融开了一个蛀洞,空间在那一瞬间仿佛海市蜃楼一样颤动着。伴随着巨大而沉闷的呼啸声,能量爆炸的力量迅速扩散,在地面刮起了一阵阵旋风。“理查德,你确定这种情况属于正常现象?”罗兰用最大的音量问道,狂风之下,他正努力保持着平衡以免被吹落,黑色的斗篷在空中上下翻飞,发出撕裂般的闷响。“不要用你的脑子来怀疑我这么伟大的法师~!这当然没问题,自然的力量看上去总是很吓人的,但实际上它们比小猫还要听话。”巫妖半跪着保持重心,一边反驳对方的质疑,内幕资料下一刻,他的眼中突然燃起了冰蓝的火焰:“看看前面吧,亡灵的大军正等候你的差遣。”仿佛应和呼喊者的话语般,一朵晶莹透明的白色花瓣从死亡骑士的眼前慢慢飘过,然后一下隐没在了风雪中。“雪花~!?”罗兰喃喃地脱口而出。被尘土染得斑驳的狂风,眨眼之间便成了一片白芒芒的幕布。冰屑带着诺德森大陆特有的寒冷气息,从罗兰的耳旁飞掠而过,犹如道道银丝。“这是寒冰皇冠的气息~!真令人怀念……”仿佛为冰雪融化了一般,罗兰的语气软了下去,变成了低吟。下一瞬间,白色的风雪碎散成了无数闪亮的星屑,而从卷起的帷幕下展现在死亡骑士们面前的,则是上万名不知疲倦的亡灵战士。这支军队以黑暗之门为中心,排列成整齐的方阵,正等待着上位者们的调遣。食尸鬼,尸魔像,古老蜘蛛王国臣民们的遗体,以及那些来自扭曲虚空、擅长操纵魔力的深渊魔影,这些强大的战士们正因眼前那充满了生气的世界而兴奋的颤动着。“我立刻让他们建立起防御带,为战略进攻做准备。”罗兰满意地对理查德点了点头。“别着急,还有数十万的部队尚未抵达呢,这只是个开始而已……”对方提醒道,“伊修托利为我们屏蔽了路维丝的预知能力,虽然那只是暂时的,不过,已足够在这里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基础防御了。”“十二小时后这个地区的魔力浓度就会恢复到一般水平,那时黑暗之门便可把下一批在寒冰皇冠等待的战士们召唤过来~!用不了几天,亡灵大军就会开辟出属于伊修托利的道路。”巫妖自信的说着,冰蓝色瞳孔中的火焰不停的跳动着。“伊修托利的神道会打通的,而我的愿望也会一并达成。”罗兰缓缓的回答,刷的从身后抽出那柄长剑,用敏感的指尖轻轻的抚摩着剑身上优美的刻印。广阔的艾拉泽亚东平原上,一支装备精良的大部队正在急行军,旗帜的徽章是由由金色丝线所绘制的——飞马守护着的交叉的两把长戟。不容质疑,这是艾拉泽亚的亡灵讨伐大军。在战前牧师和法师们已经详细地向士兵阐述了死亡骑士的力量,尽管对手强大无比,但没人认为人类会输掉这战役。毕竟,己方的人数超过了亡灵的十倍以上,一旦死亡骑士被数十名战士围困住,他们就只有等着被牧师或圣骑士的圣光烧成灰烬了。然而,直到两军发生接触时,自信满满的骑士们才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“洛萨大人,我们已经侦察到了亡灵的位置,正前方两公里处。”一名斥候穿过聚集的人群,来到了骑士团团长的面前,他的声音中混杂着不安的颤抖。“是吗?那就按照部署好的方案准备战斗吧。”马背上的圣骑士向斥候点了点头,随后开始发布作战命令,但他的话语却被那名斥候截断了。“大人,请等一等~!”“怎么了?”圣骑士有些奇怪的回过头来。“我们原本的情报完全错误了,亡灵的数量绝对不只两千五百名……目前初步的估计是在三万以上。”斥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,仿佛又看到了刚才那几乎令他窒息的景象。“怎么可能?再说一遍?”洛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“你是不是眼睛看花了?”但在他继续向斥候询问之前,部队最前方的枪兵方阵却已经传来阵阵骚动。两公里距离,这么快就到了?圣骑士顾不得继续发问,匆忙地从马背上眺望前方。下一瞬间,黑色的剑林一下便烙入他的眼中,那反射着刺眼阳光的锋刃令圣骑士的瞳孔和心脏在瞬间紧缩了一下。黑色的铁幕在艾拉泽亚的军队面前严阵以待,那是由上万名死亡骑士组成的冲锋阵。寒冷吞噬着他们脚下的生命与绿色,就连淡金色的阳光也被染上一层晨霜,随后覆上了死亡骑士亮银的铠甲。方阵两翼的蜘蛛战士们则跃跃欲试的嘶鸣,不时伸出多毛而坚硬的前肢,向着人类挥舞着示威。三万个亡灵,这怎么可能?我们……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被杀的~!恐惧在无声无息间灌入了圣骑士的脑海。他没有时间去判断为何不死人的数量会剧增,只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快撤退。但在发布新命令前,又有几名斥候挤了过来——他们都是负责侧翼的侦察兵,这令洛萨嗅到了危险的征兆。“洛萨大人,我们被包围了~!军队的侧翼和后方都发现大量亡灵的伏兵~!”斥候小声地对团长报告,话语因惊慌而中断了好几次。“什么~!?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这根本就不符合军事常识~!”圣骑士终于失去了冷静。就象是在嘲笑洛萨所谓的“军事常识”般,人类军团的侧面突然间涌出无数的食尸鬼和尸魔像,而后方,魔影和埋伏在地下的蜘蛛战士们也现出了身形。那一瞬间,窒息感如同风暴般横扫过整个人类军队。几秒过后,人类终于意识到唯一的选择就是拼死一战,而原本喧嚣的战场也因战士们的觉悟而在刹那间归于寂静。蜘蛛战士的行动比较缓慢,深渊魔影的近战能力也很差,如果想要杀出一条生路集中力量突破后方的包围是不错的办法。但洛萨很清楚,如果背对着死亡骑士的话,也许三万五千人的军队将无一幸免,所以他最终选择了正面迎敌的战术。命令发出后,枪兵立即举起长达五米的拒马枪,意图让死亡骑士远离人类的阵地,而重装步兵在他们的身后摆出了防御的姿态,牧师们则低声的念着祈祷的咒文,让路维丝的眷顾降临在战士们的身上。整个方阵就这样相互勾连着缓缓向前推进,而感受到敌人战意的死亡骑士也在同时做出了回应。伴随着冲锋号角嘹亮的呼号,地动山摇的彻响随即将战前的冷寂撕得粉碎。亡灵们终于发起了冲锋,铁蹄下碎裂的冰屑混合着焦黑的泥土飞扬而起。那黑色的尖锐阵型轻易地突破了人类的铁壁——锯齿状的骑士枪在冲击的瞬间,就象割草的镰刀一般,击断了士兵们的拒马枪。死亡骑士随即纵马上前,从断裂的长杆上一跃而过。人类的士兵们对此束手无策,为惊讶和恐惧所禁锢的躯体,惟有看着嗜血的长剑袭向自己的首级。与此同时,另外三面的亡灵部队也动了起来,他们从两翼和后方逐渐吞食人类的军队。艾拉泽亚的部队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,犹如投如黑色染缸的白布,在瞬间就被浸透了一大块。士兵们拼死抵抗着,但映照入瞳孔中的却都是断裂的肢体,飞溅的红色,斗志很快就被恐惧吞噬的无影无踪。伴随着凄厉的惨叫,鲜血织成的幕布缓缓落下,在对方优势兵力的包围下,艾拉泽亚大军的垂死挣扎很快就停止了。此刻战场上只有零星几处还未归于寂静,被分成小块的牧师与圣骑士们相互支援着,用最后的力量抵抗亡灵的攻击,但不久之后那些耀眼的圣光也被熄灭了。罗兰在战场上疾驰着,他的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雾气,每当暴躁的坐骑急停或转身时,带着腥味的血水就会到处飞溅,但死亡骑士却依然没能找到自己的目标。也许那家伙根本就没有参加这场战役?罗兰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推断。紧接着,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高大身影,打断了死亡骑士的思绪。“阿尔萨斯?”罗兰有些惊讶。被唤出名字的死亡骑士,有着榴火般鲜红的眼睛,尽管身上的铠甲已经完全被血渍淹没,但他的嘴角却依然挂着满不在乎的微笑,似乎现在进行的是猎场上的游戏,而非残酷的战斗。“我正在休息。”对方想了想,然后这样回答。“休息?真是难得……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这个词。”罗兰并不打算放过讽刺对方的机会,“这可是为伊修托利而进行的战争,麻烦你也稍微认真一点~!既然平时那么渴望战斗,为什么现在却反而偷懒?”“真是伤脑筋。究竟要怎么解释,团长大人才会明白‘战斗’与‘屠杀’之间的区别呢?我重视的可是过程,才不像你,只希望得到结果。”阿尔萨斯懒洋洋地回答,“拜理查德所赐,我终于见识到十五万对三万的战役是什么样的了——还没来得及挥剑,那些可怜虫就都进了食尸鬼的肚子,真是盛大的宴会啊。”“全都被消灭了吗?我原本以为他们能撑上一会……”罗兰皱起了优雅的眉头。“也不全是,某处恰巧有一名还在顽抗,如果你现在赶去的话或许能掺上一脚。”他的声音压低了下去,“而且……那家伙似乎正是你的目标……”“那名圣骑士在哪里?”死亡骑士打断了对方抑扬顿挫的话语。阿尔萨斯故意卖关般的顿了顿,随后才用手指出一个方向,“我想他被蜘蛛战士缠住了,大概还在那边呢。”话音未落,罗兰已纵马从他的眼前一掠而过。“真是性急的家伙,”望着头也不回奔向战场的罗兰,阿尔萨斯用舌头舔了舔嘴唇,血的味道随之进入口中,“算了,迟早有一天,命运会重新在你我之间做出选择的,在那之前一切就随便吧。”对人类来说致命的伤口,却无法给亡灵造成什么伤害,惟有用强大的外力彻底破坏对方的身体构造,才是正确的作战方法。也因此,洛萨付出了比预期多的多的力气,才杀死了那两只张牙舞爪的蜘蛛战士。然而,当圣骑士正在亡灵残破的躯壳上喘息之时,令呼吸在一瞬间感到刺痛的寒气却逼着他抬起头来——新的敌人是一名死亡骑士——圣骑士立即警惕的拉开距离。“你还真是健忘,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吗?”对方在他的身旁来回巡梭,嘲弄的语调中隐藏着仇恨的气味。“你是什么人?”洛萨拿捏着双方之间的距离。“你还记得十年前的某场战斗吗?顽强的矮人战士穆拉丁,以及勇敢的兽人先知阿斯塔罗斯死在了你的剑下,但是年轻而愚蠢的、所谓的叛国者却逃脱了玫瑰骑士团的追捕。让我来猜一下,如果不是因为那次任务的关系,恐怕你也没办法晋升到今天的地位吧?对不对,洛萨?”仿佛被闪电击中般,圣骑士在一瞬间将这个亡灵的身影和金发的骑士重叠在了一起。那曾经耀眼的美丽金发,此刻却已浸染为受诅咒的死灰颜色,水色的瞳孔中放射出的仇恨如同炙热的火焰。尽管过了十年,但他的容貌却仿佛冻结了一般,依然保持着消失时的年轻和清秀,只是凝固在嘴角边的,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。曾经取得艾拉泽亚最高荣耀,圣骑士考核的第一名,并身为光之指引者尤瑟尔引以为豪的学生,如今却以不死魔物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。“罗兰?你是……那个罗兰?”终于,洛萨颤抖着喊出了这个名字。“既然已经想起往事,那便没有再多说的必要了。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,今天就让我用你的血来为他们祭奠~!能死在这把复仇之剑下,应当算是你的荣幸。”罗兰的眼中腾起了残忍的杀意,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至剑拔弩张的程度,神经紧绷的圣骑士甚至没有察觉到,全身已浸泡在汗水之中。下了马的罗兰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动作,即将到来的战斗唤醒了死亡骑士的回忆,那令他抓狂的噩梦再度让他全身的血液沸腾——背后传来的痛苦咆哮和兵器冰冷的撞击声,坐骑的颠簸,肉体撕裂的悲鸣,以及怀中那冰冷的身体……一切都来不及了,甚至连后悔的权利都没有,唯一留下的只有胸前散发出怀念气息的垂饰。恨吧,杀吧~!有个声音如此对罗兰说着,惟有毁灭那些毁灭她的人,才能让灵魂得到真正的解脱~!绝不原谅眼前的罪人……透出死亡气息的眼神仿佛如此诉说着一般,罗兰缓缓的举起了手中沾满鲜血的大剑。打算进攻了吗~!当罗兰举起手中的霜恸时,等待多时的洛萨立刻抢先一步发起攻击,那柄长剑的锋芒直指向眼前的死亡骑士,圣骑士的舌尖则递出了祈祷词的最后一个音节。就像应和圣骑士的动作一般,罗兰的面前,四面八方的杂草立刻向着同一个中心伏倒,而耀目的亮金色火焰则紧接着从地面喷涌而出,顺着旋风升腾。远远看去,仿佛一道冲天的火柱。这就是圣光术,由路维丝女神赋予她高洁信徒的强大能力,那是可以操纵生命之力的词语,也正是不死者们最惧怕的净化之法。但罗兰却没有后退一步,闪着寒光的大剑一下便劈开那光芒的风暴。紧接着他身体前倾,以无法想象的迅捷向前疾冲,在穿越圣光的瞬间,那股金色的火焰就仿佛被一只大手压迫着般,弯折着改变了烧灼的方向。甚至来不及惊讶,挟带着剑风的霜恸就到了眼前,洛萨立即举剑抵挡,金属的脆响过后,圣骑士的双手也跟着彻底麻痹了。“就你这种程度的烟花也配称做是圣光吗?愚蠢的家伙~!”罗兰的语调中,含着异样的狂热。他丝毫不在意在铠甲上流窜的生命之力,只是一味的向着对方斩击,狂风骤雨般的剑芒令洛萨疲于招架,几个回合的进攻之后,圣骑士的防御终于露出一个破绽,巨剑抓住机会轻巧掠过对方的胸前。蓝钢铠上立刻深陷入一道细而整齐的切口。刹那间,刺眼的红色液体从那道斜线里激射而出,洛萨的身体跟着由紧绷转为松弛,随后抽搐着倒在了地上。“真是场无聊的战斗。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没有那条项链的话,你确定自己能赢得这么轻松吗?”阿尔萨斯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。“我并非为了这种事情才佩带‘久远的灯火’。阿尔萨斯,除了挑衅以外你就不能做点别的吗?”罗兰下意识地抚摩着温暖的垂饰,反感地回答对方。“据斥候报告,艾拉泽亚的军队已经被完全歼灭,”理查德走出了移送方阵的光圈,“相信那些逃走的法师,会在达兰拉的宫殿里好好的描述一番这场战斗的。”“我们已抢得先机,不过这次只是小小的胜利而已,真正的战役还在后面……整装吧两位,亡灵战争已经正式爆发了,而且无论是谁都无法再阻止。”死亡骑士转过身来时,表情已恢复为平常的冷漠。路维丝历二二七年四月,东艾拉泽亚平原会战在短短半天内,便以人类部队的全灭画上了句号。而那天,将寒流带来的黑暗之鹰,则振动起不祥的双翼,令整个世界的形态开始崩溃。

  体彩大乐透第20033期开奖号码为:前区07、19、20、31、34,后区05、08。当期前区号码大小比为4:1,三区比为1:2:2,奇偶比为3:2。后区开出奇偶组合05、08 

  福彩3D 2020094期

,,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
友情链接